爬山虎的底片

全宪章发表于2015年06月16日23:51:52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爬山虎 地锦 散文美文 全宪章

爬山虎的名字不少,文气一点的有“枫藤”、“红葛”,乡土味浓一些的有“小虫儿卧草”、“爬墙虎”等,但人们叫得最多的还是爬山虎。爬山虎在我们这座边疆小城不是主力树种,形成不了绿色风景线,但到秋天,尤其到了深秋季节,最能给秋色添彩的,便是爬山虎。

爬山虎叶子泛红时,可以在一户人家的墙头,可以攀着一棵大树顺势而上,它的片片红叶一起展开时,秋天林子里的斑斓多彩便有了点晴之笔。

每年在十月上旬,层层叠叠的爬山虎就着意为自己走向辉煌暗暗上色了。刚开始时,它先将自己的绿色悄悄变淡,那浓浓的绿色仿佛是通过叶脉慢慢流走的。当叶片有点泛黄时,红色从叶柄处徐徐漫出,起初如少女脸颊上的一抹红晕,但这种短暂的娇羞很快就进入激动的时刻。稳重的红色如画家事先准备好的油彩,在一个晚霞热烈的黄昏倾泻了出来。第二天看,爬山虎每一片叶子都像在昨夜喝了红酒,并且在红酒酿造的氛围里沉醉。它们一个夏天都没有醉过,青春的绿叶不停攀缘,渴望延伸到一个高度。此刻,那些缠绕在一棵树上的爬山虎叶子已不再寻找新的空间,它们把红色蓄满后,就开始向世界释放生命的能量了。

这是一种重叠了一层层阳光后积累起来的红,沉着内敛,不像轻漂的水红只有媚眼,也不比盛夏的艳红夺人眼球。爬山虎只红在深秋,当冬天的冰雪在不远处涌动、杨柳失色憔悴时,它把饱蘸了太阳之色的底片亮了出来,并且再一次用成熟的安详之意告诉秋天:太阳在一年里给了爬山虎许多恩泽,在万物成熟的季节,就该红红火火一场。于是,这些日子里,爬山虎每一片叶子都不扭扭捏捏躲躲闪闪,每一片叶子都展展地朝着苍天。

这天,我仔细瞧着爬山虎叶子修炼出来的血花之红,发现它的苍桑密布其间,如小溪一样的叶脉微微鼓起,仿佛在用尽最后的气力撑起叶片一生的华彩。叶子们彼此相衬着、相望着,稍有秋风吹来,每片叶子都在会意地微颤,你蹭蹭我的肩,我贴贴你的脸,这让旁边榆树上焦黄的叶子充满嫉妒。那些日子,路上有多少目光钟情红叶,内心发出一声声惊叹。

爬山虎是生命力极顽强的一种藤本植物。据园林行家们说,爬山虎对环境的适应性很强,有“三耐”之称,耐寒、耐旱、耐贫瘠,当初它在我们这座西北小城生根时算找对了地方。在石城的绿色阵营里,大叶榆、白蜡、柳树、樟子树等都能独领风骚。而爬山虎只能在城市的缝隙里、墙边上以及某个单位的铁栅栏内自由地疯长。它每年枝长可增长两米多,且边长边分枝,走着走着它不经意在一个墙头跌落下来,便会成为一道绿色垂帘。到了深秋,绿色垂帘就变成了一道红色垂帘。人们在一些绿意葱茏的树冠上也能看到爬山虎红色的名片。

这样红火的日子没过几天,爬山虎的红叶表情就变了,有些叶片像被人击中的小鸟开始萎缩,水份渐渐失去。再细看,昨日还红光满面的叶片,一夜之间有几块老年斑一样的阴影侵入叶面,并逐渐扩大。这种紫红的斑块没几天就挤满了叶片,失去水份的叶子似乎欲哭无泪。叶脉失去柔软的律动,叶柄发紫,仿佛无力再举起曾像一团火一样的生命。

先哲们曾提醒我们,当一样东西红得发紫时,离凋谢就不远了。

此刻,红的发紫的爬山虎要谢幕了。很快,那些红叶被暗紫色侵蚀后便没了光泽,一片片红叶在凋落中印证着盛极而衰的生物命运轨迹。秋天里,我每天路过一溜爬山虎搭成的红色垂帘,看着一片片红了没多久的叶子凄然委地,心中一阵怆然。

爬山虎红过之后就死了吗?没有,是那些叶子死了。一株株爬山虎早把根系于大地之中,一年又一年,它都会生长出无数卵形的叶片,它还会让叶子们绿莹莹地青春一次,再让它们红彤彤地成功一次。即使红到发紫,死去,来年还有一次。

微信搜索:betway体育亚洲版入口或hcsmnet,关注我 | 加入千人QQ群:315286686,有问题问大家
本文网址:/html/meiwen/text1118.php,转载请注明,谢谢!
更多
上一篇:伤心白兰花下一篇:朱缨花

hcsm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