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超群《菠萝蜜》

陈超群发表于2016年10月07日18:25:24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菠萝蜜 陈超群

我对菠萝蜜曾有过多次误解。

当年看周星驰的《月光宝盒》时,还没到过广东,电影里面有句咒语“菠萝菠萝蜜”,我想当然地认为,广东一带的人们大概很喜欢在吃菠萝时加点蜂蜜。后来到了广东工作,才知道有种南方特色水果就叫“菠萝蜜”,而且它既与菠萝也与蜂蜜没有半点关系,它就是菠萝蜜。

第一次吃菠萝蜜时,广东朋友用饭盒装着给我。我一闻,当即跳开几米远,嫌这东西味道太浓重太奇怪了,和榴莲几乎一个系列。刚到南方时我闹过几次笑话,还有一次是吃火龙果,削了皮切了片的火龙果肉装在盘子里上桌,我一边用筷子夹一边自言自语,广东人在白萝卜上撒点芝麻是什么意思。全桌的人顿时鸦雀无声,一会儿一个个颤动着肩膀在偷笑。初遇菠萝蜜的情景也不比火龙果好到哪里去,广东人觉得我这个江南人真是反应过度。

菠萝蜜

经过威逼利诱,我被摁着吃了。吃了就喜欢上了。事儿奇不奇怪,我渐渐觉得,以前那些特别难闻的榴莲,包括菠萝蜜,散发着某种浓郁的层次丰富的奶酪香味,就像南方人说的,菠萝蜜有异香,坊间称之“齿留香”。后来我还专门去超市闻,看自己能不能找回以前那种特别厌恶的感觉,结果越闻越接受越喜欢。我想了半天,觉得要么是“南橘北枳”,同样的东西在不同的环境下品质不同;要么是我变了,我入乡随俗了。

几年前我搬家到了现在居住的小区,有缘的是,这小区种满了菠萝蜜树和芒果树,于是我就知道了菠萝蜜“生前”的样子。说实话,刚开始的时候特别不接受菠萝蜜的相貌,觉得它们一个个怪里怪气的,直接从树枝或者树干上突出来,就像蒙昧未开化的毛乎乎的怪胎一样。

读了诗人植物爱好者安歌的作品,说菠萝蜜是一种特别谦逊的植物,年老的树甚至谦逊到直接从树根部位长出果实来。我再去小区看菠萝蜜树,看每一个沉重的果实,我觉得菠萝蜜好看起来了。这大概是文学的力量,它能让人看到这个世界更深层次的东西。

可是我对菠萝蜜的误解还没有结束。有一次大暴雨,刮落果实无数。我先生出门就捡到一个大如篮球的菠萝蜜,于是我们就开始了对付这只菠萝蜜的N种尝试。这只家伙真是又可爱又可恨,它非常坚硬,表皮毛糙,真是不好弄,最后我们决定用家里最大的菜刀劈。

气沉丹田,快刀落下,菠萝蜜却岿然不动。折腾良久,才算豁开了口子,可里面哪儿有黄橙橙的香肉,全是一团模糊的囊,冒着黏糊糊的像乳胶漆一样的液体。最后的结果是,我们的手、菜刀粘得不可开交。手洗不干净,十个手指扒开了这个黏上了那个,菜刀干脆就扔了。菠萝蜜没吃到,还赔了一把菜刀。

问了广东人才知道,菠萝蜜生产的“乳胶漆”需要用汽油才能清洗干净,有经验的一般戴上一次性手套来干这个活儿,而且要多备几副手套。不过,没吃到菠萝蜜并不妨碍我喜欢它,甚至觉得取之不易,还挺有点跟我卖关子的趣味。

今年菠萝蜜又上市了,朋友又送来几盒处理好的。虽然封着保鲜膜,却依然满室生香。而且最近才得知,以前吃完肉扔掉的“籽儿”其实也是好东西,去掉表面的膜,放在水里煮熟,剥去薄薄的外壳,里面竟是如香芋般松软香甜的糕泥。

别看菠萝蜜外表不漂亮,里面可都是好东西,直到最里面的核心。看来很多东西,得真的了解了才行。

菠萝蜜属桑科桂木属常绿乔木,原产于印度,隋唐时从印度传入中国,称为“频那挲”(梵文Panasa音译),宋代改称菠萝蜜,沿用至今。我国岭南广有栽培。

微信搜索:betway体育亚洲版入口或hcsmnet,关注我 | 加入千人QQ群:315286686,有问题问大家
本文网址:/html/meiwen/text1281.php,转载请注明,谢谢!
更多
上一篇:一颗果子的秘密下一篇:荷香柔软

hcsm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