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颗果子的秘密

李青松发表于2016年10月09日18:25:02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猕猴桃 果子 李青松

头一回吃浙西塘源口猕猴桃,有一种初恋的感觉。初恋的感觉是什么感觉?别问我,问我我也不会说。你初恋时是什么感觉,就是什么感觉。剥开那层薄薄的皮即露出了翡翠色的肉,黑黑的籽儿,向内聚集,密密实实,纹路清晰地紧紧地抱成一团,那团里是黄色的心。或许,猕猴桃的一切秘密都藏在那黄色的心里了。轻轻咬一口,微酸甜润的味道,沁人心脾,继而通体清爽了。

我在猕猴桃藤架下直起身来,禁不住叫了一声——“此地猕猴桃甚好也!”

塘源口,浙西江山市一个偏远的乡,人口不多,才一万多人,没有什么工厂企业,有的只是青山绿水。然而,青山绿水也是金山银山!近年,塘源口因盛产猕猴桃而闻名遐迩了。

猕猴桃

早年间,塘源口满山满岭都是野生猕猴桃。浙西闹红时,粟裕带领红军队伍打塘源口洪福村时,村民就把家里屋檐下挂着的腊肉和采来的野生猕猴桃,装在竹篮里送给红军,犒劳这些帽子上戴着闪闪红星闹革命的人。

塘源口的山水实在美极了。徐霞客形容此地:“怪石拿云,飞霞削翠。”深山里,常见猕猴攀岩,黒麂越涧,野猪蹭树,白鹭翻飞。据当地朋友祝君介绍,20世纪60年代,塘源口山林中还曾有老虎出没。老虎咬牲畜伤人事件时有发生。有村民曾捕获过小老虎,重达60斤。看来,塘源口历史上有虎是证据确凿了——因为,我在祝君提供的一本旧县志中,也惊奇地发现此地有虎的记载。县志云:“明万历九年,虎乱。东近括昌界多虎,内一虎有鬣,状如马,啮人甚众。知县易仿之募人捕获,剖腹,有指甲盈升。”好家伙,腹中剖出的人指甲,装了满满一升。升是旧时一种量器。真够吓人的。是不是扯远了?老虎跟猕猴桃有什么关系呢?这个,我还真说不清楚。不过,老虎是生态链的顶级动物。一般来说,在浙西山区有老虎出没的山林,就会有野猪、黑麂、水鹿、猕猴等食草食野果的野生动物栖息活动。不然,老虎怎么存活呢?

老虎是猕猴的天敌,猕猴要想生存,必须能够获取足够的食物,并且有足够的智慧和本领逃生,才会免入虎口。而猕猴桃,是猕猴的桃,是猕猴最爱的食物。从生态学角度来说,遍布猕猴桃的山林里,猕猴种群一定兴旺呢。想想看,猕猴在啃食猕猴桃的过程中,在搬运猕猴桃给小猴吃的过程中,在怀抱猕猴桃逃避老虎追猎的过程中,或许,无意间也播撒了猕猴桃的种子呢——这也是说不准的事情。

塘源口民间,也把猕猴桃叫作“羊桃”或“藤梨”。其实,早在唐朝之前,古人对猕猴桃就有所认识。明朝李时珍在《本草纲目》中对猕猴桃的描绘也很具体,他写道:“其形如梨,其色如桃,而猕猴喜食,故有诸名。”是的,野生猕猴桃相貌的确有些粗鄙、丑陋,毛茸茸,样子怪怪,像是顽劣的猕猴的脑袋。

我在塘源口的乡间走动时,在村头在溪口在田边,常常看到有野生猕猴桃不受约束地生长,藤蔓肆意蔓延,野性十足呢。我好奇地躬身翻动藤蔓,未见果子。怎么光长藤蔓呀?祝君笑着说,也许是让下山的猕猴偷吃了。他说,这几年,常有村民发现猕猴出没的踪影,猕猴下山偷食猕猴桃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。本来嘛,野生猕猴桃就是属于猕猴的嘛!也算不得偷食呢!祝君说,小时候野生猕猴桃到处都是,采下来就啃,不过,又硬又酸,实在不好吃。后来,妈妈就把刚刚采回来的猕猴桃埋在稻谷里,捂上四五天之后,就软了,就开始弥漫着一股芳香气,剥皮之后,咬一口,酸甜可口,味道奇绝呀!祝君吧唧吧唧嘴儿,仿佛穿越时空又回到童年时代。

当然,今天塘源口的猕猴桃都是人工种植了。若干年来,专家们已经培育出品质独特,口感甚好的品种,红心的有“红阳”,黄心的有“金艳”“金桃”,绿心的有“徐香”“翠香”。

塘源口人遵循“生态农作法”,不上化肥,不用农药,不用膨大剂。猕猴桃园里养柴鸡,间种山稻。鸡吃虫,山稻保湿保墒,防止水土流失。鸡粪和山稻稻草沤成肥后还田,猕猴桃自然疯长。猕猴桃藤下的草呢,该长也让它长。时间会改变很多事情,树、藤、草、虫,自然就建立起一种稳定的生态关系。

1904年,新西兰人从中国引进猕猴桃,改了个名字叫奇异果。新西兰人喜欢这种有趣的水果,在适宜的土地上大量种植,精耕细作,产出的果子也确实好,除了自己吃以外,还大量出口,当然也出口到中国,赚了不少中国人的钱。于是,渐渐地,给人们造成一种错觉,似乎猕猴桃原产地在新西兰了。错了,错了——猕猴桃的原产地在中国呀!中国的哪里呢?当然,我不能一一列举出来,但是,有一个地方是可以肯定的,那就是浙西江山,江山的塘源口是真正的原产地之一呢。

20世纪70年代,塘源口乡洪福村一个村民在山上放牛时,用柴刀砍柴,不经意地也砍了几根猕猴桃藤条背回家,扔到后院便没再理会。哪知转年春天,那几株猕猴桃藤条竟然生根发芽,全部活了,一片生机。随它们长吧,那位村民也没有特别在意。三五年之后,那几株猕猴桃的藤蔓覆盖了整个后园,还生生结下了一嘟噜一嘟噜的果子。成熟之后,村民一吃,呀呵,味道不错嘛!于是,上山又砍回一些猕猴桃藤条,扦插到地里。或许,那位村民自己也没有意识到,他不经意的举动竟掀开了新的一页——塘源口人工扦插种植猕猴桃的历史开始了。至20世纪80年代,塘源口人又分别从江西奉新、江苏徐州引种,选育良种壮苗取得成功。从此,塘源口人生活中,猕猴桃占据了重要的位置。全乡有1350户,近4成人口种植猕猴桃,而经销几乎是全民性的了。猕猴桃成熟的季节一到,塘源口人每天微信上刷屏的就是猕猴桃了,微商已经把生意做到园里地头,甚至做到每棵树上每枚果子上了。

重庆有个大眼睛女孩子特别喜欢吃猕猴桃,她隔三岔五从全国各地网购,吃来吃去,就有了比较,她执意认为,浙西塘源口的猕猴桃最好吃。这是一个凡事要搞清楚为什么的女孩子,她要用自己的眼睛看看那些猕猴桃到底生长在什么样的地方。于是,“大眼睛”从重庆坐火车到衢州,从衢州再坐汽车到江山,从江山又坐汽车到塘源口,从塘源口又坐农用车到洪福村猕猴桃种植基地,终于看到美地峻岭和青山绿水间那些静静生长的奇异果子——猕猴桃。“大眼睛”兴奋无比,似乎每个猕猴桃都在朝她笑呢,问她好呢!

据说,“大眼睛”重庆女孩儿,就是在那次塘源口猕猴桃产地探源之旅中,与塘源口的一位小伙子一见钟情,演绎出一段浪漫的故事。她戏称他“猕猴”,他把她唤作“猕猴桃”。他们每次约会的时候,小伙子都要给“大眼睛”带上几枚猕猴桃。甜蜜和幸福全在那猕猴桃里了。悄悄的话儿,说不完。悄悄的话儿,除了猕猴桃,无人知。

塘源口有自己的秩序和逻辑。塘源口人很节制,对经济发展有自己的看法,节奏稳健,脚步坚实。品质至上,诚信至上。不贪、不妄、不虚、不欺。拒绝一切急功近利的事物,对有损猕猴桃品质的行为说不。猕猴桃似乎内化成塘源口的标志性符号了。朋友祝君指了指自己的脑壳,笑着说:“连这个,都越来越像猕猴桃了。”我定睛打量一番,嗯,还真有那个意思。是的,猕猴桃不正代表着这片土地上的一种品格和一种精神吗?

你可以不吃猕猴桃,没有人说你人生或有遗憾。但是,我可以断定,你只要吃了塘源口的猕猴桃,你一准会爱上这种奇异的果子。咬一口,再咬一口,是微酸?是微甜?还是什么?久久回味,心醉体酥——那种久违了的初恋的感觉吗?说不清呢。

微信搜索:betway体育亚洲版入口或hcsmnet,关注我 | 加入千人QQ群:315286686,有问题问大家
本文网址:/html/meiwen/text1282.php,转载请注明,谢谢!
更多

hcsm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