昆山:琼花树下

邝立新发表于2017年03月09日20:52:37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琼花 昆山

刚到昆山时,我还是毕业不久囊中羞涩的青年工人。从单位宿舍步行到上班的地方,大约需要五六分钟。天天这样行过,跟路边理发店、水果店、书报亭、便利店的老板,看大门的老头,算命先生和修鞋师傅,一一熟悉起来。这个小区大概是某军工厂或铁道部的家属区,留下“二零二弄”这样一个莫名的代号。我的一些同事,他们的上一辈正是支援铁路、军工或电厂建设,退休后安置此地的。从建国初期到最近三十年,昆山涌入许多外来人口。老黄也是其中之一。

老黄来自安徽砀山。夫妻俩在小区进口路旁,开了一家水果店。老黄每日清晨骑着一辆三轮车,到城市西郊批发市场进货;他妻子就守在店里,每天开到很晚才打烊,日子过得琐碎而忙碌。进进出出的人极多,老黄夫妻既能吃苦,做人做事又颇为实诚,生意自然红火。两口子住在还未拆迁的老房子里,房租比一般的楼房便宜。

店前有一小块空地,西北侧有一棵琼花树。每年四五月,树上开满绣球般大小的白色花朵。每次走进小区,就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。老黄一边忙着招呼客人,推销刚上市的西瓜、樱桃、红龙果,一边跟我聊天。说起安徽老家的儿子,老黄颇为自豪,说是成绩在当地高中还不错,发挥得好的话,能上一个重点大学呢。儿子上了大学后,就得工作,就得买房成家娶媳妇,紧接着还要生孙子。想到这些“迫在眉睫”的事情,老黄干起活来就很有动力。每天起早贪黑,也不说累。得知我们单位经常需要水果,他便想方设法去求人,让他做成这笔生意。

琼花

老黄常骑着他的电动三轮车,跟着一帮老乡去高铁站附近跑黑车。有一次,我从外地出差回来,正好碰上下班高峰,等了许久也没有出租车。正在四处张望,突然一辆带着绿色车篷的三轮车停在面前。老黄歪着头、咧着嘴对我笑着说,快上车,快上车,警察要来了!他带着我从铁路桥下一个不知名小路过去,很快回到住地。他说,跑黑车是一笔好买卖,生意好的时候,一天能挣两三百块钱,比卖水果还划算,没啥成本,但眼睛要尖,不能被城管逮着了。我之前对高铁附近四处流窜的黑车司机有些成见。得知老黄也是其中之一,感觉似乎又有些不同。

每天黄昏,琼花树下摆了一张矮桌两张板凳,老黄两口子就着一两道菜,一人一瓶啤酒,喝得有滋有味。进出的人们看见这情形,无形中似乎也增加了食欲。许多人架起了锅,整个小区都沉浸在世俗烟火里。有一段时间,我发现他们菜肴很丰盛,天天有鱼有肉。跟他聊起,原来是儿子放暑假过来了。老黄给孩子买了电脑手机,儿子天天躲在房间里玩,也不愿出来帮忙。女儿倒是忙前忙后的。

在这里住了三年多,我终于拥有自己的房子。搬家那天,老黄破例没去跑黑车,上下楼梯好几趟,帮我把行李从楼上搬下来,又用三轮车拉到郊区新房。老黄看着我的房子说,真好啊,我也要回去盖房了,这里再好,毕竟不能安家啊,老了还是要回去的。老黄没有很快回去,不久后他也搬走了。小区门口开了一家超级连锁水果店,种类繁多价格也不贵,许多老主顾渐渐不再上门。他另寻了一处店面,带阁楼的门面房,一楼做生意,二楼居家,这样能节省开支。

去年琼花开放的季节。我和妻子走过以前住过的小区,看到树上大片大片的洁白花瓣,如玉盘般开得正盛。妻子说,你看中间的花是黄色的呢。我走近仔细观看,只见雪白花瓣中央,立着一根根细细的淡黄色花柱,还有一股沁人香味。树后是一家重新装修过的水果店,内墙四周贴满反光玻璃,日光灯管发出森森白光。一个年轻老板坐在门口,一脸茫然,望着远处。那是一张陌生面孔。

微信搜索:betway体育亚洲版入口或hcsmnet,关注我 | 加入千人QQ群:315286686,有问题问大家
本文网址:/html/meiwen/text1308.php,转载请注明,谢谢!
更多
上一篇:古代诗人爱种树下一篇:迟开的玉兰

hcsm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