含笑

重阳发表于2017年03月09日21:03:03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含笑

很惭愧,如果不是退居二线有时间,自己还不会去了解它究竟叫什么。

今年春节前夕值夜班,疲惫时去楼下院坝散步。我注意到,门内有排树木即将开花。这些年,一直不知它的名称。主动问保安,人家直摇头。

一时间,好失落。

春节上班第一天,发现之前还含苞欲放的花蕾,已经在凛冽的风中绽放。

停下脚步,赞叹春来早。

雨水过后,尽管持续一周倒春寒,却挡不住新枝吐芽、花开花放。周一上班,但见门前那排绿树花已盛开,苞润如玉,美丽动人。

含笑花

例会上宣读了市委免职文件,我一下感到轻松了。散会以后,若有所思,下楼散步,特意去欣赏那芳香花木,排解心扉。

经过寒冬考验,苗条的树木仍展示出生机与活力:最是花如玉兰,又胜过玉兰,其暗香浮动,香幽若兰,韵味十足。

有点忐忑不安,这年年都要盛开的美丽花朵,自己却是第一次面对面仔细观看。

门外一串欢快的笑声将我惊醒,一群鲜花般美丽的少女经过。墙内开花墙外佳人笑,多情却被无情恼:记忆模糊,我实在想不起到底什么时候栽种的这排树木。

回到办公室,咨询相关人员。他们回忆办公大楼竣工后,才开始搞绿化建设。再问那是什么树,没人知道。

2006年,报社乔迁新址,办公地点从狭窄的芭蕉林搬到宽敞的娇子大道。

花草树木那年栽种,不由感叹时光如水。

不知不觉中,这排每逢立春即开花的树木已经伴随我上班11年了。它们是哪一年开的花?什么时候结的果?就此,我有意无意问过好些老同志,他们还是不知道。

这些年,我每逢初春都见过它们的花期,欣赏过它们的美艳,闻过它们的芳香。可为什么就没想过去了解这是什么树、开的什么花?难道真的没时间?!

就凭这一点,我这个高级记者不称职。

职业习惯,让我必须要弄个水落石出。

回到办公室,正好佳美物业管理人员在给花草浇水。立即请教,她也不知道。不甘心,要了主管电话,求教到底是什么。电话里,佳美物业绿化部负责人小曾告诉我,这是白兰花,属木兰科,标准称呼为“含笑”。

含笑!

放了电话,意犹未尽。打开电脑,上网查询。

含笑为常绿灌木,高2-3米,分枝繁密,花期3-5月,果期7-8月,多生长于山坡地杂林中。据《本草纲目》等医书记载和科学考证,天然的植物花草不但以其颜色、美形、香味使人赏心悦目,而且含有丰富的营养成分、生物活性成分以及天然植物精华。

含蓄和矜持,为含笑的betway58。

为了增强直观感,我再次下楼仔细观察含笑:花开而不放,似笑而不语,内涵颇有点平民百姓的性格特征。

含笑十分普通,不属于名贵树木,却有自己独特的优势:首先是好养,不需要特别关照,且花期早,为正月里最早开放的花之一;其次是有价值,含笑花古来即为众人熟稔喜爱的香花、观花型植物,其气味香醇浓久却不浊腻,既可用以轧炼出芬芳的香油,又可采摘花卉作为制茶时佐用的香料。

而恰恰是这普通的含笑,让我感到遗憾:这些年,自己错过了不少了解它的机会,并忽略了它是最早的春天使者之一。

坐立不安。

报社这一排含笑,从当年的小树苗到现在根深叶茂、花枝招展,既经历了风风雨雨的生存期,又见证了报社的发展壮大与自己的成长变化。

这11年,报社从当年的黑白报到彩报,从当年的几十人到近百人,从传统媒体到全媒体——围绕中心、服务大局,“权威、深度、责任、民生”深入人心。

含笑,应该知道。

这11年,自己从中年到接近退休时段,从主任记者到高级记者,从学术技术带头人到领军人才——一心一意履职尽责,自我感觉良好,没有辜负职业追求。

含笑,应该知道。

这11年,自己的生活发生了大变化,经历过失魂落魄的痛苦,重新振作开始新的生活——阳光总在风雨后,柳暗花明又一村,终于找到你,还好没放弃。

含笑,应该知道。

这11年,多情应笑我,心有千千结;人非草木,草木亦有情。

双休日回成都,小区里的玉兰已经开放。不由自主地与含笑比较:都属木兰科,玉兰有白色、紫色,含笑纯白色;玉兰一朵是一朵,含笑一簇是一簇;玉兰好看没有味道,含笑耐看清香扑鼻;玉兰凋谢才冒绿叶,含笑一年四季长青。

孰轻孰重,各有千秋。

而恰恰是这普通的含笑,让我认真思考:过去有多少采访中遇到问题是自己有意回避的,如今全媒体操作有多少是自己没有搞清楚的——自我反省,自以为功成名就,不思进取,既不深入基层,又不钻研业务,吃的全是老本……

无地自容。

感谢含笑。

关于含笑,古代诗人多有赞叹。其中清孙枝蔚《思归》诗云:“出门欲化杜鹃鸟,抵舍仍为含笑花。”充满诗情画意,令人回味无穷。

不由联想,尽管自己年底将要退休,但仍然可以改变自己纠正不足,更期待同仁像含笑花一般拥有内涵——“出门俱是含笑人”,让这个团结一心、开拓创新的团队充满温暖与和谐!

惊蛰那天,成都降温降雨。

不能出门散步,便在27层高楼窗前观景:在书房里,可见楼下几株玉兰,在风吹雨打中已经凋零;无独有偶,某日,居然发现小区墙外生长着一排含笑,在风雨中亭亭玉立!

惊喜之余,有意卖弄一下,指着墙外白花花一片问夫人是什么。不料弄巧成拙,她看了一眼道:“那是含笑。”

晕!15岁就读川大的理科生,竟比见多识广的记者还牛——让我情何以堪?!

或许,这就是内涵。

第二天上班,乍暖还寒。

过门前,再回首:含笑花盛开、香浓郁,还是那么清新,还是那么动人。

含笑,的确大气。

神清气爽,倍感温馨……

微信搜索:betway体育亚洲版入口或hcsmnet,关注我 | 加入千人QQ群:315286686,有问题问大家
本文网址:/html/meiwen/text1310.php,转载请注明,谢谢!
更多

含笑花名家美文推荐


hcsmnet